<noframes id="hld99"><ol id="hld99"><span id="hld99"></span></ol>

              <span id="hld99"><output id="hld99"></output></span>

              生物科學門戶網站
              BIO1000.COM

              治療酒精中毒的新型藥理策略

              酗酒嚴重影響人類健康。酒精中毒,更好地定義為酒精使用障礙(AUD),包括一組與酒精引起的損害有關的病理實體?;加蠥UD的人會在停止飲酒時表現出強迫性飲酒和負面情緒狀態。在最嚴厲的澳元形式中,盡管人們決定停止購買,但他們仍無法控制消費。關于AUD的定義是否可以幫助界定和表征與濫用酒精有關的臨床實體,已經出現了一些有爭議的問題。

              世界衛生組織(WHO)報告說,每年約有330萬人(占全球死亡的5.9%)死于酒精消費(據世界衛生組織,截至2021年2月4日,已有225萬人死亡)由全球COVID-19造成)。此外,酒精是造成全球致殘疾病和傷害的5%的直接原因。

              授權機構已正式批準極少數用于治療澳元的藥理療法(例如,雙硫侖,阿片類藥物拮抗劑,阿坎酸,巴氯芬或托吡酯)。許多患者由于其特征(年齡,性別,種族,遺傳和后生背景)以及飲酒行為而出于不同原因不愿接受治療。

              當前,沒有任何靈丹妙藥可以拯救人類免受酒精對健康的負擔。盡管如此,要更好地理解乙醇對分子細胞靶標的影響,仍然必須計劃出改善或阻止酒精損害的藥理策略。

              盡管取得了有限的有利結果,但人們仍在努力尋找對澳元中觀察到的因果有作用的藥物,包括復發,戒斷,壓力或焦慮。如今,第一和第二階段的臨床研究探索了藥物在AUD治療中的有效性。研究的化合物的實例是谷氨酸和GABA調節劑,神經肽拮抗劑或神經免疫反應的調節劑。事實證明,一些用于治療精神障礙的藥物可有效治療澳元。例如,抗精神病藥物阿立哌唑和褪黑素抗抑郁藥阿戈美拉汀通過防止酒精復發和渴望顯示出有益的作用。酒精對表觀遺傳機制的影響是一個相對較新的探索領域,為該領域的研究提供了新途徑。

              鄭重聲明: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轉載文章僅為傳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標記有誤,請第一時間聯系我們修改或刪除,多謝。

              主人 项圈 牵着 跪爬 百度 好搜 搜狗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